新西兰服务器

钱峰:澳大利亚与印度走近意味着什么

  近来,印度与澳大利亚继续靠拢走近。先是印度海军发表声明称已派特遣舰队向东,与澳大利亚等国举行联演,并计划于月底在关岛附近举行第二次汇集印美日澳四国海军的“2021马拉巴尔”军演,后有澳前总理阿博特访印归来,撰文大谈印度可在全球供应链上“完美取代中国”,还声称“几乎所有与中国有关问题的答案都是印度”。作为“四国机制”的两个重要成员,新德里和堪培拉姿态亲善,互动频频,似乎正在加快补回昔日欠账,推动“四国机制”更趋实心化,这也给那些国际上的反华势力留下不小的遐想空间。

  现在能将印澳这两个地理相距遥远的国家绑在一起的,自然不是共同师承英伦的“议会民主体制”,而是自特朗普时代起由美国高调主推、一手主导,印日澳三国积极回应的“四国机制”。但较之美日澳盟国之间和美印、日印几组关系,印澳关系不仅是相对疏远和薄弱的“短板”,而且两国还曾因1998年印度核试验龃龉不断甚至交恶多年。

  形势的变化和共同的利益驱使印澳开始抛弃前嫌,不断在政治、外交、经济和军事领域走近。尤其去年以来,从两国签署《军事后勤互助支持协议》到印首次邀请澳参加“马拉巴尔”军演,从两国与日本启动三方部长级“供应链弹性倡议”会议,到“四国外长”直至“四国峰会”,双方关系升温势头显著,也标志着彼此在对方对外战略中的地位明显提升。

  对于印度而言,提升印澳合作关系,一方面可以增加手中的外交筹码,更好推进既定的“东向行动”战略。另一方面,也可在中印关系低迷且印方无法“单独抗击”中国之际,拉澳制华,让中国感受到“清晰有力的反制信号”,还可通过迎合美国“印太战略”的部分需求,展现新德里“疏中靠美”的姿态,赢得美国给予的更多实惠。对于澳大利亚来说,疫情以来中澳关系严重恶化并持续趋冷。无论是继续充当美国的“反华急先锋”,还是未来扩大对印太安全事务的影响,澳大利亚都急迫需要一个更具实质内容的“四国机制”。因此,选择像印这样“志同道合”的国家可以互为援手,共同向中国施压。

  在笔者看来,两国的算盘虽然都打得很精,但对中国来说,印澳走近在战略上毫不足惧,最多是在外交上给我们添些堵。要么是如澳大利亚这般,身处世界变局中却没考虑清楚自己该干什么、能干什么和怎么干,加上其政治、外交、安全机构、关联智库和媒体早已被美右翼势力深度渗透,它的对华政策很难出于国家利益考量做出自主理性的决策。盲目坚信自己既可以从中国继续捞取经济利益,又可以无所顾忌地挑战中国核心利益,贸然在对外战略和政策上作出了“一边倒”选择,甘愿做美国“反华急先锋”。要么如印度这样,外交经验和战略智慧远比堪培拉老到,深知中印关系突破底线,走向破裂甚至公然对抗与自身利益不符,更多的是在对华发难的问题上“多做少说”,以含沙射影为主,公然挑衅则寥寥。因此,即便印澳合作“再上层楼”,届时国际舞台上也就再多几声遥相呼应的反华杂音罢了。

  如果两国未来联手在印度洋地区给中国找点事,虽说是实力决定一切,但也不得不防。在美国主推的构想中,通过深入整合美日澳、美日印这两个三边机制,有助于建立一个以联合海上巡航、完善各方武器平台和军事装备的互操作性、完善印太海域感知系统建设甚至强化地区导弹防御等为关键合作内容的“四国机制”。澳大利亚与印度地理上一南一北,恰好位于印度洋的两端,扼守“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要道。随着中国在印度洋利益增多而防卫重心又侧重太平洋的当下,印澳加强海上军事合作,理论上可以充当“四国机制”在印度洋地区看住中国的“带刀侧卫”,其潜在影响则不容忽视。(作者是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研究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澳大利亚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澳大利亚服务器网联系。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