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特朗普“亲传弟子”被赶回家了,但名流防疫特权仍让澳大利亚人愤愤不平

  编辑:张一天

  华舆讯 综合报道 当地时间7月19日,澳大利亚内政部宣布,已经撤销英国媒体人凯蒂·霍普金斯入境澳大利亚的签证,当天下午,霍普金斯就被塞进了返回英国的飞机。

  “就我个人而言,她离开了我很高兴”澳大利亚内政部长凯伦·安德鲁斯对媒体表示。

特朗普“亲传弟子”被赶回家了,但名流防疫特权仍让<a href=澳大利亚人愤愤不平”/>▲凯蒂·霍普金斯在被隔离期间的直播截图。

  丨特朗普“亲传弟子”再惹事端

  霍普金斯可能是全英国最不受人待见的媒体人之一。此人走入公众视野的由头便是2006-07年参加著名的《飞黄腾达》真人秀,成为当时还是只是地产大亨、真人秀主持人的特朗普手下“学徒”。虽然在节目中没能走到最后,主动退出比赛并得到了特朗普标志性的“you are fired!”(“你被炒了!”,特朗普在节目中淘汰选手的标志性台词),但霍普金斯本人的极右翼立场已经开始显现。

  2015年,在地中海非法移民沉船事故造成逾800人溺亡,红衣小男孩伏尸海岸的画面让全球震惊,已经成为太阳报专栏作家的霍普金斯却在此时公开表示,移民是“野蛮人组成的瘟疫”、“蟑螂”,并喊话用炮艇来对付海上移民。这番言论甚至引来联合国官员出面批驳。同样是在这一年,霍普金斯在推特上公开支持特朗普在为竞选美国总统提出的多项反移民主张,此后双方互动也十分频繁。

特朗普“亲传弟子”被赶回家了,但名流防疫特权仍让<a href=澳大利亚人愤愤不平”/>▲2015年,走地中海试图偷渡欧洲的叙利亚难民儿童艾伦不幸遇难,震惊世界。霍普金斯却顶风指责难民“野蛮”。(中新网资料图)

  2017年,曼彻斯特恐袭发生后,霍普金斯声称需要一个“最终解决方案”(final solution)来对付恐怖分子。

  但在欧洲语境中,这个概念一般专指二战期间纳粹德国为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而制定的计划。这番发言因此被指责为煽动种族仇恨,还引来了英国警方的介入。

  由于长期的煽动种族主义和仇恨言论,她的推特在去年6月被永久封禁。但这两天,她又用Instagram闹得澳大利亚满城风雨。此前,她受邀通过“特殊许可”渠道入境澳大利亚,参加当地一档电视节目的录制。但在接受隔离期间,她在酒店中直播称疫情与封锁令是“最大的骗局”,并声称自己会赤身裸体在门口迎接送餐的工作人员,故意引发冲突,以“反抗不合理的封锁制度”

  ——而按照原本的防疫规定,接受隔离的人本应该在送餐人员完成送餐后戴好口罩出门取餐。这可是澳大利亚付出了隔离酒店发生感染事件,闹得多地封城的代价之后才汲取到的深刻教训。

  这番言论引发了澳大利亚人的严重不满,最终导致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将重新考虑其签证问题。澳大利亚内政部承认,霍普金斯的行为是“给所有目前处于封锁状态的澳大利亚人的一记耳光”。

  丨名人富豪入境畅通无阻,当地人早有积怨

  澳大利亚人对此事的不满,其实还不仅仅针对霍普金斯本人。霍普金斯此次获准入境澳大利亚是受到当地电视台邀请,参加一档名为“澳大利亚老大哥”的电视节目。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政府认为其入境“可能为当地带来潜在的经济利益”而颁发了签证。

  在今年6月因为德尔塔变异病毒而“破防”之前,澳大利亚长期被认为是西方国家中的抗疫“优等生”。但与此相对应的是,澳大利亚需要为维持这一局面付出更大的代价——确切地说,滞留在“疫区”的澳大利亚人需要付出这个代价,众多的澳大利亚人滞留海外无法回国。

特朗普“亲传弟子”被赶回家了,但名流防疫特权仍让<a href=澳大利亚人愤愤不平”/>▲好莱坞明星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在疫情期间顺利返回澳大利亚与朋友聚会。(图片来自当事人社交媒体)

  由于澳大利亚政府严格的航班上座率限制,一架飞机往往只能承载原本30%左右的乘客。

  许多航空公司的对策是,减少销售经济舱,提供更多的商务舱和头等舱趁机涨价。一张从英国回到澳大利亚的机票要价从3000澳元到1.5万澳元不等(约1.4-7.1万元人民币),入境后还需再自付3000澳元的隔离费用。

  回国困难,也算是“防疫高地”不可避免的通病。然而自古不患贫而患不均,澳大利亚严格的边境政策对富豪和明星们几乎从没有构成阻碍。今年年初,澳大利亚以英国发现的变异病毒(后来被命名为阿尔法)为由削减了大量入境航班,随后为了澳网允许数千名选手和工作人员入境。其中就包括不少英国选手和观赛的名流,这引发了当地人的强烈不满。

特朗普“亲传弟子”被赶回家了,但名流防疫特权仍让<a href=澳大利亚人愤愤不平”/>▲一对被困海外的老夫妇展示他们的澳大利亚护照。(图片来自当事人社交媒体)

  前来拍摄电影的好莱坞明星们也从不担心签证和机票,茱莉亚·罗伯茨,马特·达蒙等好莱坞明星还被允许在自己的私人牧场接受隔离。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人因为航班被取消被迫在伦敦希思罗机场打地铺过夜的消息也见诸报端。澳大利亚政府向这些名流提供特许入境许可的理由往往是让明星们在澳大利亚取景拍电影、宣传当地旅游业之类,但这些理由在如今旅游行业几乎被完全“冰封”的情况下显得不太站得住脚。

  霍普金斯的“作妖”带动了对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批评浪潮。新南威尔士州参议员梅琳·法鲁奇批评称,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家庭与他们在海外的亲人分离,霍普金斯这种人却被允许入境煽动仇恨,很大程度上莫里森政府真正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对于备受争议的“特许入境”制度来讲,霍普金斯被赶回家显然是积累已久的矛盾的一次“泄压”。但这么多澳大利亚人仍然滞留在外,其中的怨气显然不能靠这么一手轻松消除。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澳大利亚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澳大利亚服务器网联系。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