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

  原标题: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近况如何?

  2019年夏至开始持续数月的澳大利亚山火造成大片林地和大量房屋被焚毁,数以亿计的动物丧生。其中,澳大利亚国宝级动物——考拉被烧焦的画面仿佛仍在眼前。得以幸存的考拉,陆续得到了专业机构、善心人士的救治和照料,位于维多利亚州的菲利普岛自然公园的考拉中心就是其中一个救助站点。该公园的项目研究员晓元在过去一年里,着重考察了幸存考拉的救治及生活的情况,深入研究生态资源保护、生态旅游项目如何影响和引导游客的环保意识和行动等问题。

  从2020年的元旦开始,澳大利亚菲利普岛自然公园的考拉保护中心先后接收了12只在维多利亚州山火中受到严重创伤的考拉。在此之前,保护中心主要接收的患病和受到其它动物攻击而受伤的考拉,如此大规模的火灾伤员还是第一次。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山火的幸存者PhillipIslandNatureParks图

  人们都难以忘记一年前考拉慌乱奔逃出火场的画面。这12只考拉伤员在过去的一年里备受瞩目,人们通过短视频、新闻节目或Podcast追踪它们的近况。每一只考拉都拥有类似“Fiona公主”、Solo、Trip这样炫酷的个性签名。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考拉伤员在线答疑专场 PhillipIslandNatureParks 图

  考拉Frankie的故事

  Frankie来自维多利亚洲受到山火影响最大的吉普斯兰区的马拉库塔,被澳大利亚世界自然基金会送来菲利普岛时,像个会哆嗦的小黑炭。作为澳大利亚南部典型大脑袋浅棕色考拉,它原本拥有丰厚而纤长的毛发,只剩下两只灼伤耳朵的轮廓。除了逃离山火时受到的惊吓、饥饿,还患上了一定程度的PTSD:食欲不振和不敢上树。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Frankie刚刚入园时的样子  PhillipIslandNatureParks图

  在菲利普岛住了4个月后,它的脑袋上生出了白色和灰色的短毛,重新拥有了毛茸的灰耳朵,脖子上出现了白色的“围脖”。在康复围栏里,除了治疗烧伤,保护中心和来自维多利亚州动物园的专家们还帮助它锻炼四肢肌肉力量,修复手掌脚掌,让它的爪子回复原先的硬度和长度,达到能牢牢抓住树干的强壮,待到它的毛发厚度能抵御秋冬寒冷,从而回归真正的“考拉”生活。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Frankie和保护中心环境专家Jason在一起  PhillipIslandNatureParks图

  在WWF的协助下,保护中心内设立了专供考拉复建的特殊护栏,护栏里模拟野外生存环境,例如不同的桉树树冠高度,树枝粗细,树皮的粗糙程度等等,在这样“半自然”的条件下,帮助它们进行阶段性恢复训练,直到它们的身心健康能完全达到回归野外的状态。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保护中心工作人员在搭建复原护栏 PhillipIslandNatureParks图

  看到Frankie时,它仍然显得格外柔弱而羞涩,眼神不像那些未经世事的同类的淡定或含着困意。现在它能自己待在低一些的树干上进食,和工作人员异常亲密。“在回归自然前,Frankie还得培养培养雄性气质。虽然考拉不是领地意识很强的动物,比如它们会轮流分享同一棵桉树,但在春夏繁殖季节,年纪小,个性胆小的雄考拉会被更强壮的竞争者轮番驱赶。

  在保护中心里,我们见过最弱的家伙8次被逼得无处可去,只能跑到游客中心来求安慰”,工作人员Skye说。她常常把自己的工作日常分享在官方社交媒体上,收到众多考拉粉丝的点赞。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Frankie现在的样子

  人与自然的“相爱相杀”

  山火是澳大利亚自然生态的一部分,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植被,这片大陆成为全球山火多发区。覆盖率高达77%的桉树(尤加利)既是主要树种,也是考拉唯一的食物来源,由于树叶富含油性,不仅在空气中易燃,还难以熄灭。在亿万年里,人类、动植物与山火共生并存。许多本土植物都可以在山火熄灭后的三个月内再生,甚至进化出了需要高温才可以自然播种的特性。

  城市、乡镇和旅游目的地都远离山火路径,每年山火季(1-3月)到来之前,在山里拥有度假屋的澳大利亚人都会建立消防带。山火过后,去造访复苏的森林,采集新的植物样本,见证大自然自我疗愈的力量,也是当地的户外乐趣之一。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复苏的森林。Shoalhaven, New South Wales © Wild Food Adventures澳大利亚旅游局官方网站 图

  然而,由于全球变暖等气候问题,澳大利亚的夏季愈发干燥多风,引发大规模山火的隐患越来越突出。根据WWF和Nature-Australia的统计,大约有6万只考拉因为2019至2020年澳大利亚发生极端性特大山火特大山火死亡,受伤,或失去食物和栖息地。在此之前,澳大利亚的考拉数量已呈逐年递减之势。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大约6万只考拉成为特大山火的受害者。澳大利亚世界自然基金会 WWFAustralia 图

  每分钟27棵树

  即便山火熄灭,在植被复苏的过程中,考拉仍然不得不面对饥荒。考拉是非迁徙类动物,饮食既单一又挑剔,对新环境的适应力很弱。它们惯于食用身边固定的几种桉树叶,如果没有就只能饿着。在2019至2020年特大山火中,吉普斯兰区200万公顷森林被毁,位于中南部的雷蒙德岛(Raymond Island), 虽然没有发生火灾,但岛上的近300只野生考拉却因为防火砍伐而失去了足够的食物。当地居民设立了救助站,专业兽医还专门为饿坏的小家伙们收集和调配当地树种的叶子捣成的营养餐。

  山火熄灭后,雷蒙德岛陆续组织居民志愿者和游客,通过轮渡过海,为考拉重建栖息地。尽管受到疫情影响,这一活动不得不暂时缩减规模,节奏也有所放缓,到今年5月,志愿者们已在岛上和吉普斯兰区种下大约1500棵当地树种。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志愿者在雷蒙德岛上种树。Echidna Walkabout, East Gippsland, Victoria © Echidna Walkabout。 澳大利亚旅游局官方网站 图

  整个澳大利亚目前的考拉数量大约在8万只左右,包括野生与人工饲养的考拉。

  为考拉重建家园最好的方式就是种树。在被山火烧毁的栖息地上,播种同一产地,同一类型的树种。这一过程体现了生态保护“最小化干预”的原则。WWF将种子放在特殊的胶囊中,用无人机进行播种,这些种子会在胶囊内发育直至顶破外膜,自主生根,模拟树种自然掉落,入土,生长的过程。以十年为期,目标是在全澳大利亚种下20亿棵树。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树种被放入胶囊中播种。澳大利亚世界自然基金会WWFAustralia图

  回归自然,更野一些

  考拉一天需睡20个小时,剩下的4小时用于进食和大约100次排泄,偶尔落地走两步,也是为了换一棵树继续吃,只有在交配的季节它们才会额外地活跃。

  在菲利普岛的考拉保护中心,你看不到在普通动物园提供的“拥抱考拉”这类娱乐项目。所谓“生态旅游”,就是最大程度地将自然“归还”于野生动物,最小化人类的干扰。旅游业带来的收入亦主要用于支持环境和野生动物保护研究项目。

  保护区内设有往返600米和800米的空中栈道和丛林步道,还有大约6公顷的野外路径。游客们可以安全地近距离感受考拉的憨态可掬,又不会打扰它们的日常。根据它们戴着的黄色和蓝色标签,你便知道这些是山火的勇敢幸存者们。遇上镜头感好的,它们会专注地盯着你嚼个20分钟桉树叶,由你任意捕捉“吃相”。

  回归自然的过程大致分为3个阶段:半野外生存、监督性野外生存和完全回归。

  当考拉强壮到足以离开复健护栏——主要标准是毛发足以御寒和自主进食,它们便进入宽阔但有屏障的“半野外”的保护区范围,生活在工作人员和游客的视线范围内。当它们能完全自如地行动和觅食、交配后,根据考拉的年龄(平均寿命为10年左右)和性别比例,在科研团队的引导、监测下回归野外。回归目的地优先考虑它们曾经栖息的环境。部分故乡完全被毁的考拉,会在菲利普岛上的桉树林里落户,与巴斯海岸的小企鹅,丛林袋鼠,野鹅,迁徙的湿地鸟类们为邻。

  2021年7月,6只考拉回到了它们的故乡马拉库塔,当地已恢复了绿意和生机。在回归野外的前3个月,通过卫星追踪考拉身上佩戴的追踪器,工作人员能实时关注它们的行踪和各项身体健康指标,还能根据声音判断它们的生活节奏,是否遇到危险等等。

  “回归自然其中一个关键环节是考拉是否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常驻领地安顿下来,这个过程需要一些性格培养。”资深动物保护专家Dan说。3个月后,这些追踪器就会被拆除,让考拉们离开人类视线,过自己的“野日子”去。

  不刻意进行干预,尽可能地保护动物的野蛮生长,正是生态保护的核心理念。不过一只叫Roger的雄性考拉倒暂时是个例外,由于年龄和性别优势,加上南半球的春天就要来了,保护中心希望它能在菲利普岛多住一段时间,好好把握这个春夏繁殖季。考拉毕竟是澳大利亚脆弱而珍稀的国宝,岛上近14年来仅仅出现过一只纯野生的幼崽。Roger因此被全岛寄予了厚望。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半野外保护区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复健中的考拉,需要工作人员推一把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被山火灼伤的考拉脚掌
澳洲山火中幸存的考拉 近况如何?身体恢复的考拉

  (作者系2021澳大利亚菲利普岛自然公园项目研究员,澳大利亚蒙纳士大学国际可持续发展旅游管理研究生)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