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澳大利亚——用沾满献血的双手振臂高呼“捍卫人权”

  澳大利亚对原住民的歧视已持续几个世纪,对原住民的痛苦呻吟置若罔闻。以“人权教师爷”自诩的澳大利亚人权记录实际是一部带有斑斑血迹、散发恶臭的犯罪记录。澳大利亚前驻波兰和柬埔寨大使托尼·凯恩一针见血挑明,“澳大利亚正迅速成为一个悲哀的笑话”。澳大利亚对原住民犯下滔天罪行,令人发指。

  一、大规模屠杀和种族灭绝罪孽深重

  澳大利亚原有超过500个原住民部落,鼎盛时期人口达30万至50万。殖民者肆意烧杀抢掠,给许多部落带来灭顶之灾。塔斯马尼亚人的灭绝,是人类历史上最惨绝人寰的种族悲剧之一。噩梦始于1803年,第一批殖民者踏上塔斯马尼亚岛。直至1876年,最后一位塔斯马尼亚人楚格尼尼含恨辞世,这个有着千年历史的部族从地球上彻底消失。《卫报》以“杀戮时刻”为主题发表多篇文章披露殖民时期原住民遭受杀戮的内幕,澳大利亚政府参与屠杀情况持续至20世纪20年代。2016年澳大利亚人口普查显示,原住民人口增至79.84万,但仅占澳大利亚人口的3.3%。

  二、残酷剥夺原住民使用本族群语言和文化的权利

  1902年,《邮政电信法案》《移民限制法案》《太平洋诸岛劳工法案》的实施标志着“白澳政策”成为澳大利亚基本国策。直到20世纪70年代,为保证英语和盎格鲁—撒克逊文化的绝对优势地位,澳大利亚政府在原住民聚居区建立英语寄宿学校,强迫原住民学生住校,禁止原住民学生在校期间使用原住民语言。这一霸道行径剥夺了原住民使用语言教育权利,大幅削弱对本族群认同感。调查统计显示,300余种原住民语言遭受严重摧残,其中110种濒临灭绝。15岁以上原住民中,能使用原住民语言的仅占18%,且半数以上生活在极偏远地区。社会学家克里斯托弗·鲍威尔称,澳大利亚当局强制同化土著儿童等做法就是“文化灭绝”,企图通过摧毁语言、文化、宗教和社会机制来彻底消灭一个民族。

  三、“白澳政策”下“被偷走的一代”

  在“白澳政策”时期,澳大利亚政府将大量白人与原住民的混血后代送入收容机构和白人寄养家庭,通过同化和“稀释”等手段切断其与原生族群的语言和文化联系,导致这代人沦为“被偷走的一代”。1910年至1970年,有10%至33%的原住民儿童成为“被偷走的一代”。1972年,澳大利亚政府迫于压力,废弃“白澳政策”,冠以“种族融合”掩盖过往罪行,但其对原住民造成的伤害无法抹去,也不容抹杀。

  悉尼大学教授贝伦特在《澳洲土著》中明确指出,“被偷走的一代”及其家庭成员和后代身心大都遭受伤害,罹患抑郁症、焦虑、创伤后遗症和自杀比例明显高于其他人群。2006年至2018年,原住民人口自杀事件增加120%。“被偷走的一代”还往往缺乏抚育子女能力,致使其后代不得不由政府照顾抚养,陷入恶性循环,成为“被偷走的新一代”。

  四、就学、就业、就医权利未能保障

  原住民子女的入学、升学问题已成疴疾,但澳大利亚政府却选择性失明、失聪。根据2019年澳大利亚健康和福利研究院报告,2018年第一学期偏远地区原住民学生入学率仅为63%。澳大利亚原住民人权事务网站“Creative Spirits”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8月,仅10%的原住民拥有高中文凭。高等院校中,原住民学生仅占1.3%。由于无法接受中高等教育,原住民在求职路上困难重重。2019年,15岁至64岁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就业率分别是49%和75%,差距悬殊。就业难导致原住民收入水平低,从而无法负担优质但昂贵的私立医疗服务。2019年7月,澳大利亚健康和福利研究院发布报告显示,2015年至2017年出生的人口预期寿命均值为82.5岁,原住民人口寿命较平均水平短了7.8岁至8.6岁。

  五、司法不公长期存在

  在原住民中存在一个默认既定事实,即入狱服刑基本等同于被判死刑。上世纪80年代,澳大利亚原住民被捕率是非原住民的11倍,羁押期间死亡率是非原住民的50倍。30多年来,原住民境遇未有明显改观。2021年世界人权报告显示,澳大利亚原住民在刑事司法系统中占比明显过高。据2020年6月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截至当年3月,全澳大利亚监狱囚犯44159人中近30%为原住民。2006年至2019年,成年原住民入狱人数增幅是非原住民的12倍。在西澳大利亚,原住民仅占人口总数3%,但未结案失踪人口中有17.5%是原住民。近年来,澳大利亚多地爆发游行,严重抗议针对原住民的暴力执法和在押死亡案件。

  六、种族歧视根深蒂固

  2020年6月,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公布的一项历时10年调查结果显示,75%的澳大利亚人对原住民持有隐形或无意识的偏见,原住民在社会中面临无形却坚不可摧的障碍。2020年底,“澳洲和解组织”发表《澳洲和解晴雨表》研究报告显示,过半数受调查原住民称过去半年遭遇至少一种形式的种族歧视,较2018年增加9个百分点。据“Creative Spirits”网站民调,受访的原住民和非原住民中,分别有60%和43%的受访者认为澳大利亚是种族主义国家,86%的受访者认为澳大利亚需要对种族主义采取行动。2017年12月,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发表《关于澳大利亚第18次至20次定期报告的结论性意见》,对澳大利亚“持续存在反原住民等群体的种族歧视行为和种族主义抬头问题表示关切”。

  几百年过去了,澳大利亚统治者对原住民犯下的种种罪行罄竹难书。当局刻意掩饰自身问题,迄今未通过法律、政策等有效措施落实根据《联合国土著人权利宣言》所作承诺,未通过宪法全面承认原住民权利,是英联邦中唯一未与原住民签署和解条约的国家。面对原住民的高声疾呼,澳大利亚政府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还恬不知耻地将自己包装成“人权卫士”,其面具下实则是一副彻头彻尾的伪善、丑恶嘴脸,没有任何资格对他国品头论足、说三道四,更没有任何颜面充当颐指气使的教师爷!对澳大利亚来说,正视本国原住民人权诉求、解决自身问题,才是当务之急。(作者:国际观察员 郑归初)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澳大利亚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澳大利亚服务器网联系。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