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批评澳大利亚人权问题,中方为何是发言“最猛烈”的?赵立坚回应

批评<a href=澳大利亚人权问题,中方为何是发言“最猛烈”的?赵立坚回应”/>

  7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

  有记者提问,近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7 届会议审议澳大利亚第三轮国别人权审议报告,中国代表在会上批评澳人权问题,俄罗斯、叙利亚和联合国难民署也对澳人权问题表达关切。

  澳媒体日前称,中方的发言是“最猛烈的”。发言人有何评论?

  “中方的发言是最猛烈的,是因为澳大利亚的人权记录的确劣迹斑斑,铁证如山。”赵立坚说。

  他指出,澳大利亚国内针对非洲裔、亚洲裔等少数族裔和穆斯林土著人的长期系统性种族歧视、仇恨犯罪十分严重。历史上,澳大利亚对原住民实行“种族灭绝”、“强迫劳动”,使大批原住民惨遭屠杀和奴役。原住民人口从殖民前的75至100万人,锐减至20世纪30年代的7.4万人.原住民的语言、文化权利也遭到残忍剥夺。1910年至1970年,澳大利亚政府先后实施“白澳政策”和“同化政策”,建立英语寄宿学校,强迫原住民的学生住校,以远离家庭和族群。在校期间禁止他们使用原住民语言,导致澳大利亚原有的300余种原住民语言中110种濒临灭绝。澳大利亚强行将近10万名原住民儿童集中在白人家庭和专门机构收养,切断他们与原生族群的语言和文化联系,使得这些人成为“被偷走的一代”。

  直至今天,澳大利亚原住民生存境况依然堪忧。2018年以来,澳大利亚全国原住民失业率在20%左右,是全澳平均失业率的近4倍。原住民平均寿命比非原住民低7.8至8.6岁,婴幼儿死亡率是其他族群的两倍。截至2020年3月,澳大利亚全国监狱中被羁押的原住民占全部在押人员数量将近30%,远高于原住民人口比例。

  此外。澳大利亚还在第三国设立离岸拘留中心,大量移民、难民和寻求庇护者被长期甚至无限期强制关押,基本人权受到严重侵犯。澳大利亚军人在阿富汗等海外军事行动中犯下严重战争罪行,但至今逍遥法外。

  赵立坚表示,澳方对自身严重的人权问题置若罔闻,却基于谎言谣言动辄对他国人权状况指手画脚,这充分暴露了澳大利亚在人权问题上的虚伪。澳方应该停止打着人权的幌子攻击抹黑他国,多反躬自省,解决好自身的人权问题。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董鑫

  编辑/马晓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澳大利亚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澳大利亚服务器网联系。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