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大堡礁白化触目惊心,澳大利亚抗拒列为“濒危”保护,还要赖上中国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记者 赵觉珵 黄兰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日前发布报告称,建议将澳大利亚大堡礁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然而,澳大利亚政府对此事始终持抗拒态度,甚至玩弄起“甩锅”伎俩,声称这份报告背后有“政治因素”,并将矛头指向中国。有分析认为,大堡礁每年可为当地带来数十亿美元收入,一旦被列为濒危世界自然遗产,会对当地旅游业造成影响,因此澳政府对此态度十分消极。

  澳生态环保组织、科学家以及不少民众已经对澳政府短视的立场表达了不满,呼吁其应支持世界遗产委员会有关建议。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1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世界遗产委员会为保护大堡礁提出而提出建设性建议,澳方竟将其当成一种政治攻击,这种反应令人惊讶,“真正将科学问题政治化的是澳大利亚”。“澳方应抛弃基于经济利益的短视思维,切实为保护人类共同的自然遗产做出努力。”陈弘说。

  环保组织与科学家揭露澳政府不作为,大堡礁接连发生白化现象

  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6月22日发布的一份报告草案表示,建议将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列入世界濒危遗产名录。世界遗产委员会的报告认为,尽管澳大利亚在一项名为《珊瑚礁2050》的长期可持续发展计划下做出了承诺并取得了进展,但大堡礁的状况继续恶化。 “《珊瑚礁2050计划》需要更强有力和更明确的承诺,特别是在紧急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方面,同时也需加快水质改善和土地管理措施。” 报告称。

  世界遗产委员会表示,由于大堡礁“正面临确定的危险”,因此该报告呼吁将其列入世界濒危遗产名录。

  大堡礁于1981年被列为世界遗产。但由于气候变化、海平面上升、地表水污染、非可再生能源使用等诸多原因,大堡礁所处生态环境持续恶化,出现严重的白化现象。

  对于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建议,澳保护基金、澳土著青年气候网络等10个非政府组织日前向世界遗产委员会联名发出信函表示支持,信中提到,澳政府在完成《大堡礁2050年计划》保护水质目标方面进度十分缓慢。2019年,澳政府发布的大堡礁前景报告中也对大堡礁生态前景评估进行了降级。

  大堡礁白化触目惊心,<a href=澳大利亚抗拒列为“濒危”保护,还要赖上中国”/>

  澳保护基金、澳土著青年气候网络等10个非政府组织向世界遗产委员会联名发出信函,对有关建议表示支持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教授奥韦·霍格-格尔伯格、詹姆斯·库克大学教授特里·休斯在内的5名珊瑚专家也在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提交的联名信中表示,大堡礁近年来发生了3次大面积白化现象,全球变暖等因素也加剧大堡礁生态恶化趋势,但澳政府却没有在减少碳排放等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发挥应有作用。

  大堡礁白化触目惊心,<a href=澳大利亚抗拒列为“濒危”保护,还要赖上中国”/>

  澳珊瑚礁学会的5名珊瑚学家联名致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支持将澳大利亚大堡礁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

  山东大学威海校区海洋学院教授王亚民16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称,珊瑚礁主要由珊瑚虫和藻类共生构成,如果环境出现恶化,藻类就会脱离珊瑚虫,导致珊瑚失去颜色,这被称为白化现象。

  詹姆斯·库克大学环境问题专家王茹涵在接受澳媒采访时表示,气候变化是导致珊瑚白化的主要原因,但澳大利亚执政的自由党连零碳排放的承诺都没有,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没有诚意。王茹涵还表示,此外,临近大堡礁的昆士兰州的农业和矿业也对珊瑚礁造成了破坏。

  王亚民认为,按照目前的情况,大堡礁已经处于比较严重的濒危状态,出现了大面积的珊瑚礁倒退或变化。将大堡礁列入世界濒危遗产名录有助于当地乃至全世界重视这一问题,采取积极措施进行保护。

  澳政府渲染“政治因素”,试图用“甩锅”与抹黑推卸责任

  大堡礁面临的严重问题以及澳政府的保护不力已被国际社会与科学界看在眼中,但澳大利亚政府却表示出对世界遗产委员会建议的强烈反对,甚至搬出所谓的“政治因素”。

  在世界遗产委员会的报告草案发出后,澳大利亚环境部部长苏珊·利就宣称这一问题被“政治化”了,其背后有“政治动机”。昆士兰州的联邦众议员鲍勃·卡特甚至在议会质询时宣称,中国在担任遗产委员会主席期间建议把大堡礁列为”濒危”,是”对澳大利亚主权的破坏”。

  本月16日,第44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在中国福州通过线上会议的方式召开,中国教育部副部长、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主任田学军担任会议主席。但在澳大利亚某些政客与媒体眼中,这成为中国施加政治压力,试图将大堡礁列为“濒危”的重要证据。

  田学军日前已经对此问题作出明确回应称,将澳大利亚大堡礁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的建议,是由世界遗产委员会自然遗产领域专业咨询机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根据澳方自己提供的报告和数据,开展独立研究之后提出的专业评估意见。“对澳方肆意抹黑中国,企图通过媒体炒作向世界遗产委员会施压,干扰世界遗产委员会作出客观公正决定的做法,中方坚决反对。”田学军强调。

  对于澳大利亚的无端指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负责海洋问题的官员范尼·杜弗尔也予以否认。杜弗尔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称,这项报告草案没有受到任何政治压力,中国政府此前不清楚这个决定,澳大利亚对此也不应该感到惊讶。

  环境问题专家王茹涵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她不认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草案是出于政治考量,因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15年就曾讨论过将大堡礁列入濒危名录。王茹涵说,世界遗产被列为“濒危”,这可能会对澳大利亚的旅游业造成更多的损失。

  大堡礁白化触目惊心,<a href=澳大利亚抗拒列为“濒危”保护,还要赖上中国”/>

  大堡礁是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礁系统。图源:Ocean Image Bank

  据澳媒报道,大堡礁为当地提供了64000个工作岗位和64亿澳元的旅游收入。一旦澳大利亚在未来保护不力,大堡礁可能被教科文组织从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上除名,这样会对观光旅游业造成致命打击。

  王茹涵认为,相比于经济损失,澳大利亚政府真正在乎的是“面子”问题。世界遗产被列为“濒危”,大多是因为所在国不能很好地进行治理,例如缺少资金的发展中国家,或是处于战争动荡中的国家。“澳大利亚当然是一个富裕稳定的国家,大堡礁却被认为没有妥善管理而列入被批评的名单,这对澳大利亚来说是非常没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1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澳大利亚国内外的学者和媒体已经多次指出,大堡礁遭到破坏的主要原因是澳政府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不力,并且十分短视地仅考虑短期商业利益。澳方在这一问题上“甩锅”中国,体现出其对中国的敌意已经无孔不入,处处将中国作为“假想敌”。“澳方应该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停止推卸责任、抹黑他国的行为,真正从对人类负责的角度看待大堡礁的保护问题。”陈弘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澳大利亚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澳大利亚服务器网联系。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