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主动接近印度?澳大利亚自我打脸

  原标题:主动接近印度?澳大利亚自我打脸

  

  作者|老度

主动接近印度?<a href=澳大利亚自我打脸”/>▲阿博特 图源:澳大利亚人网站截图

  作为“四方安全对话”的两个成员,澳大利亚与印度正在加速走近。澳印发展正常外交关系本无可厚非,但显然“对抗中国”是澳印接近背后的“不正常”动机。据美联社8月9日报道,刚以贸易特使身份访问印度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阿博特,回国后大谈印度可以“取代中国”在全球供应链的位置,“几乎所有中国问题的答案都是印度”。

  澳印似乎正在加快补回昔日欠账,推动“四方安全对话”更具实际意义,但双方单是发展经贸合作这一条就面临重重困难。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钱峰认为,澳大利亚想在全球供应链上“去中国化”并不现实,中国全产业链的优势以及在疫后全球经济复苏方面发挥的作用无可替代。

  澳“变脸”动机拙劣

  8月9日,阿博特在《澳大利亚人》刊文称澳大利亚和印度正在加速双边贸易。阿博特认为,现阶段印度虽然不及中国富裕,但是印度是世界第二大钢铁和药品生产国,对全球供应链而言,印度将来可能“取代”中国。

  阿博特对华经贸合作态度的反转令人生疑。2015年,正是阿博特在担任澳大利亚总理期间中澳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这被认为是阿博特执政时期取得的最大成就之一。阿博特在对华经贸关系问题上“变脸”,背后不只是经贸问题那么简单。四川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研究员沈予加在接受深一度采访时表示,阿博特此次发声的政治动机是强化印澳双边关系,进而为“四方安全对话”的线下首脑峰会做铺垫。

  起源于2004年的“四方安全对话”原本是美日澳印四国之间的松散联盟,在10余年间并未掀起任何波澜。然而,随着地缘政治格局的演变,“四方安全对话”成为美国在亚太地区拉帮结伙对抗中国的一大抓手。今年3月,在拜登政府的主导下,“四方安全对话”首次召开线上首脑峰会。近段时间以来,拜登政府频频放风今年将召开“四方安全对话”线下首脑峰会。

  主动与印度接近,澳大利亚除了有为经济多找一条出路的打算外,也是向美国“表忠心”的手段。美国之音7月31日的一篇报道称,“四方安全对话”重启之后,成员国最先对中国的态度也并非一致,尤其是印度。“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印度总理能面对面参加会谈,正能把四国之间唯一一个对抗中国的不确定因素补齐,从此口径一致。”就在上个星期,阿博特受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委派,以贸易特使的身份访问印度。在此次发表在《澳大利亚人》的文章中,阿博特露骨地称“印度和澳大利亚之间迅速达成协议将是民主世界向中国外倾斜的一个重要标志”,“几乎所有中国问题的答案都是印度”。

  澳印经贸合作引质疑

  不过,阿博特对印度的吹捧,却引来澳大利亚网友的嘲讽之声。

  在阿博特的推特账号下,网友留言表达了对澳印贸易合作的质疑。一位名叫Farjad的网友评论称“印度在过去五年没有做过任何了不起的事,也并未兑现任何承诺”;名为Dr.jimothy的网友留言道“将政治与商业混在一起是澳大利亚破产的方式,澳大利亚人将迎来一个警告”。

  澳大利亚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20年中澳贸易额为2296.23亿澳元,同期印澳之间贸易规模还不到300亿澳元。沈予加认为,澳印双方不仅贸易规模不大,印度在澳印贸易中的逆差地位,更是双边经贸合作中的不稳定因素。

  与往届印度政府相比,莫迪政府的贸易政策转向民族主义,具有更明显的重商主义和保守主义倾向。2014年,莫迪一上台就对前任政府参与达成的世贸组织巴厘岛协议开出“否决票”,进而拒绝签署此基础上的《贸易便利化协定》。莫迪政府退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就是印度经济发展路径鲜明转向的标志,意味着印度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对外开放和“拥抱全球化”日益向保护主义传统回调。

  近年来,印度提高关税税率的举动越来越频繁。2018年印度对进口产品征收10%的社会福利进口附加税,大幅提高部分植物产品的进口关税。下半年又一次提高部分商品的进口关税。2020年,印度又将鞋类、家具、玩具、电器和电子产品等一系列进口产品的关税提高了20%。

  7月21日,美国国务院发布的一份关于2021年印度投资环境的声明称,印度市场仍然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经商之地。新的保护主义措施,包括提高关税、限制选择的采购规则、不基于科学的卫生和植物检疫措施以及与国际标准不符的印度特定标准,有效地将生产者从全球产业链中拒之门外。

  就在阿博特大肆吹捧印度市场时,印度正在对澳大利亚重要的出口产品葡萄酒征收高达150%的关税,澳大利亚羊毛也正在被征收一系列其他关税。阿博特本人也不得不承认,双方的挑战是“克服印度的传统保护主义,以及将贸易谈判视为零和游戏的倾向”。

  中国市场吸引力无法替代

  急于寻找印度作为替代市场,也暴露出澳大利亚正在陷入失去中国市场的窘境。《纽约时报》2020年12月1日曾刊文称,“没有几个国家像澳大利亚这样从中国的经济增长中获得了如此之多的财富”。

  “失去(中国)市场对我生意的影响是毁灭性的。”位于澳大利亚南部的海鲜公司弗格森澳大利亚集团总经理安德鲁·弗格森今年6月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这篇报道称,中国占澳大利亚南部龙虾出口的96%左右。当中国不再进口澳大利亚龙虾后,当地龙虾价格暴跌。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澳大利亚农业及资源经济与科学局7月曾发布一项研究结果: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葡萄酒出口可能“完全停止”,如果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不积极拓展新市场,到2025年可能损失至少数十亿美元。

  虽然寻找中国替代方案的讨论近年来在澳大利亚越来越热烈,但不少专业人士都认为这绝非易事。英国广播公司援引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中国经济专家简·戈利的话说,“没有任何其他选择能够接近中国的数字。”

  钱峰在接受深一度采访时表示,产业链在全球范围内的分布和耦合是现代经济客观发展的结果,美国尚不能改变,更何况经济体量更小的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8月6日在美国《外交》杂志发文评论称,中国经济的吸引力将是削弱“四方安全对话”乃至更广泛反华势力的最有力工具。陆克文认为,“如同过去一样,中国持续的经济增长和全球经济份额的增加仍然是其最重要的战略优势。”

  来源 | 海外网

  编辑 | 袁如霞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